第61章 ,引君入瓮空营后(一)
书名:梦境源力二 作者:食无言 本章字数:2329字 更新时间:2021/06/18 22:12:31

诸葛荀一楞,瞬间秒懂,“妙啊妙啊!”

……

暗黑转换,三人瞬间进入了游戏世界。

张辽坐镇大账,哪传令兵的令牌,如风一般四处传了下去。

“一曲前来回令。”账下一人,如风般前来。

“一曲今日负责外围防御,若有敌袭,绝对不要硬抗。象征性的比划两下,把他放进来即可。”张辽附耳道。

“二曲前来回令。”又一人纳头便拜。

“二曲今日负责营中防御,若有敌袭,一定要故作惊慌,引他来演武台方向……”张辽仔细给此人安排一番。

“三曲,调整大营中营账位置……”

“四曲,……”

张辽一一安排下去,这大营中各将一一领命前去,只剩张信张勇。

“好了,接下来的重头戏,就该我兄弟二人,来好好演上一演。”张辽一拍苏唐,哈哈笑道。

片刻之后,“呜~~!敌袭!呜~~”营盘四周,果然号角声大做。

“拒!”张辽大喊道。

“拒!”传令兵层层传令下去。

远方一处烟尘,滚滚而来。马蹄声疾如滚雷,果然还是刚才的哪一支精锐铁骑。

这一只骑兵部队,遇上放水的防御,更加势如破竹。片刻之间,便在有意无意的引领下,直奔这演武台的位置。

为首一人,黑衣黑甲,如旋风一般,伏马疾行。他已远远看见,自己的首要目标,张辽张文远,正在这演武台上。

演武台上,中间放一小几。

一左一右,坐着两人。

小几正中,放着一幅棋盘,盘上黑白棋子,交战正酣。这后面一个便衣的矮小军士,正在给二人斟茶。茶也许不是什么好茶,但是这军士认认真真,即便是大军来袭,他的手连晃都不晃一下。

精锐铁骑全力奔袭。

他们武器配置精良,人手一具强弩,好些士卒,还来不及近身,便被这弩箭所伤。这冲在最前面的最强小队,弩箭上镗,瞄准了台上的两人。他们这一波箭雨齐射之后,便要配合主将,强杀敌首。

黑衣黑甲的首将,已经拔出取出标配的长刀,就待马跃演武台,刀斩张文远。

“麹义兄,别来无恙啊!”台上左边一人,正是张辽。他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落下手中这一子道,“云长,该你了。”

黑衣黑甲的麹义,这马缰绳一拉,正待发力一跃而起。闻言一楞,心中一惊,暗道不好!

果然这台上另外一人,伸手一捞,不知从哪里就捞出一把青龙偃月刀来。这人微微一转脸,眉如卧蚕,面若重枣,可不正是正是关羽关云长。

麹义大惊,就势把马缰死死拉住。这战马几乎是原地腾空而起,直立当场。

麹义大喊道:“退,我们中计了。”

“想走?!已经迟了!”关羽大喊一声,从演武台上发力一跃,大刀破空而来,直斩麹义。

与此同时,张辽也大喝一声,“杀!”

哪问天枪破空而来,一招“跨虎开山”,竟然是要以一己之力,挑战这马上的四五个人。

主将有令,前排的突击队员们纷纷勒转战马,同时一波齐射,直袭关羽张辽二人。这队人马攻防有序,真个是百战之师。

前排骤停,后排也是急转。

若是张辽关羽两人都在,今日只怕已经落入陷阱。

骑兵冲阵,最怕陷入停顿。麹义一个犹豫,整个突击队伍,在这一瞬间如同搁浅。

“呜~”军号之声大作。

无数枪兵,拉着绊马绳,持盾结阵而出。

“杀!”麹义还想拼死一搏。

“破!”关云长的夺命三刀却已经到了身前,哪里还给他可以逃跑的机会。这一刀,你可以不接,但是你的马,就要留在这里。

“当!”麹义勉强回刀一挡,他这把刀,把关羽的刀封在外侧,已是极限。

“斩!”云长这第二刀,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决不给麹义喘息的机会。

“咔”,这一刀砍在麹义的刀上,麹义的刀仿佛是碎响了一声。长刀对短刀,长刀厚重,砍杀只是天然优势而已。

“绝!”关羽第三刀,甚至比前两刀更快。此刀一出,麹义再也抵挡不住,“咔嚓”护心镜被打个正着。被关羽当胸一击,即便有甲胄护身,麹义“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跌下马来。

这一下兔起鹘落,只不过是片刻之间,最近的几个骑卫想要上来救援,却被张辽死死拖住。

关羽劈落麹义,夺得战马。好个云长,大刀一挥,“噗呲”两声,又是两个人头落地。

这一下张辽压力顿减,他跃上战马,和关羽一起,向这队骑兵掩杀过去。

主将有失,又有埋伏,救又救不得,退又退不回,骑兵小队方寸大乱。片刻之间,大营中剩下的两千多人,把这一百余骑,围了个结结实实。前排持盾坚守,后有长枪捅马扫脚,后有弓羽游射,还有绊马绳拼死拉动。没有速度的骑兵,便如同没有牙齿的老虎,不一小会,这一队人马,死的死,降的降,竟然全军覆没。

关羽上前,用刀抵住受伤的麹义,“来人啊,把他绑了。”

这自有小兵一冲而上,把麹义捆了个结结实实。

张辽军清点人数,折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正是一场完胜。全体将兵,士气大振,持械高喊,“胜!胜!胜!”。

“来来来,云长兄,你我这棋局未完,还当继续。”张辽再携云长,踏上这演武台。

“冲。”关羽落下一子。

“挡。”张辽也落下一子。

麹义被扔在这演武台上,跪在张辽云长之前。他悠悠然睁开双眼,突然死死盯住这棋盘问道,“你,你们这是什么棋。”

“四三,呵呵,你输了。”关羽再落一子道。

“什么棋不重要。麹将军输得可服。”张辽不再落子,转头看向麹义。

“情报有误,有何不服。”麹义昂首道,“关羽张辽二人联手,天下英雄谁能不败,我麹义虽败犹荣。”

“关张联手?麹将军只怕是想多了。”关云长招人拿来一块湿布,往脸上一抹,“你再看看。”

这红枣脸一去,哪里还像什么云长。

麹义仔细一看,大惊失色,“你,难道你才是张辽?!哪这位又是谁?”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