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赔偿,决裂
书名:我在心间种神树 作者:薪火之王 本章字数:4172字 更新时间:2021/01/02 19:32:24

林曜的强大让江天游高兴,只是,场中也有人脸上不渝,这是正常的,一个组织大了,所有人还保持一条心这是做梦。

能在贵宾室坐着的大都是成年人,但也有几个天才有此殊荣,其中一个脸上有着傲气的少年天才看着场上被人抬下去的挑战者也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个英俊的青年,身上有着一股贵气逼人的感觉,实力更是达到了白银战将的等阶。

看着下方一人威压全场的林曜,他却没有高兴:

“对于他的传言看来没错,嚣张,小气,而且下手太重了,这不好。”

“刀剑无眼,敢上擂台就得做好受伤的准备。”

对于青年的指责江天游自然会反驳,但那青年的地位好似很高,他只是反驳并没有呵斥,而这也没有让那少年住口。

“正常打斗我不会说什么,不让别人认输就不好了,这不对,会影响到花间派的声誉。”

与作为总教练的江天游说话,那青年语气也是对等,甚至颇为强势。

同时,他的话是对房间里一众长老的解释,发现有人认同后,凭借强大的实力,他也对着场外开口了。

“此次庆典我们花间派是以武会友,对于伤到的朋友我吕阳在此道歉。”

“林曜师弟,向他们说声道歉。”

通过真气,吕阳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广场,而他对于林曜的语气,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道歉?”

“怎么回事?道馆不和?”

“艹,刚才打的那么凶残,老子可不会轻易接受道歉!”

那响彻广场的话语令周围围观的群众开心的同时,也让林曜目光冷了下来。

“你是谁,能代表花间派?”

“我是花间派当代大师兄,代表不了整个花间派,但代替你们这些师弟还是可以的,你的做法确实不妥,我们是以武会友,不是结仇,道歉,他们的医药费派里会承担。”

吕阳语气不容置疑,可惜,林曜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话语。

闭上眼睛,开启思维加速回想了一下当初签订的合约,半晌之后,睁开眼睛的林曜发现合约里没有这样的限制,反而有针对此的条款后,他的脸上有了笑容。

不是反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谢谢啊,你说的很不错。”

此话一说,那原本还想劝下两人的花间派长老全都停口,就连江天游也是眉头紧皱。

“竟然服软!”

“哈哈,这是很想加入我们花间派啊。”

“这个性子不错,能屈能伸,他愿意进来我会收下他。”

那些高层心中有着各种想法,吕阳也愣了一下,但转而就嗤笑了一声,语气也更加不在乎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会认你这个师……你在干什么!”

吕阳得到林曜的答复后,话语很是随意,更以命令的姿态再度下达了指令,但很快他就愣住了。

不仅他,其他人也是如此。

被他们所惊讶的是林曜的行为,在说完话语后,他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甚至也没有讲其他话语的意思,反而直接自擂台上跳下,来到了秦雅所在的位置。

刚才发动攻击之前,林曜一直开启着思维加速,电磁波也在开启着,也因此,他早就寻找到了秦雅的位置。

“林曜学弟,直接下擂台有些任性了,这样会让人觉得你嚣张跋扈。”

说话的是金承,他好似在好心的给林曜出主意。

可惜,林曜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看着秦雅,他直接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你与他们签订的合约有不得损害双方名声这个条款吧。”

“有。”

“我刚才的所做所为符合规则吧。”

“符合。”

“接受的合约中有我必须得听花间派的条款吗?那人说的话影响到我的名声了吗?”

“按照合约,你需要配合花间派宣传他们,但刚才的事情不算合约内,他的话语也影响到你的名声了。”

“很好,他们违约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看了一眼林曜的表情,秦雅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接下来我会发律师函。”

停顿了一下,她看着林曜开口道:

“你的诉求,让那人跟你道歉吗?”

“道歉?不,我不用那东西,解约,让他们陪违约金。”

是的,解约赔偿而不是道歉,这就是林曜的诉求。

林曜能感觉到那花间派大弟子如此发声并不是圣母,也不是脑残,而是有着自己的利益需求,甚至,刚才开启思维加速回想合约时,他都想到了一些缘由。

要不这大弟子是江天游敌对派系的,要不就是忌惮林曜,害怕他抢走了自己的风头,此时出言给林曜难看。

而他的话语其实有一定道理,花间派走的是商业之道,这条道路上以和为贵,轻易不结仇,特别是对于无关的武者,展现一下实力即可,最好再展现一下风度,林曜这样的凶悍风格反而格格不入。

这也是当时大多数花间派高层没有出言阻止的缘故,他们也认为林曜做的过了。

当然,吕阳的做法也不妥,他们也想过阻止,但林曜的‘服软’让他们觉得不需要如此。

只是,这样想着的他们忘了一件事情,林曜不是花间派的,他们是合作关系,不是统属关系,那位大弟子根本没有资格说林曜,面对这样的委屈林曜也根本不用忍受,完全可以直接掀桌子离开的。

而他这样想的,也是如此做的。

“争执,决斗?开什么玩笑,你们违约了,解约,赔钱。”

花间派大厦里面的人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因他的突然退场,无论是长老还是其他人,表现出的都是对于他退赛的不满。

“江天游,这就是你招揽的人?”

“这么冲动的人咱们花间派可受不起。”

“太冲动了,他想进入真传我会投反对票。”

如此说着的人都在指责着林曜的不是,并以反对林曜成为真传来威胁。

就在如此情况下,秦雅的电话打了过来。

“秦经理,劝劝林曜收下性子,不同意可以在事后说出来,直接下擂台太过分,这会影响他成为真传弟子……”

他在说些什么,但话语没有说完就被秦雅打断了。

“江先生,按照合约你们违约了,现在我们的合作关系已经中止,还请赔偿一下违约金,你们也不想法庭上见吧。”

此话一出,整个贵宾室都静了一瞬。

“什么意思?解约,你不准备加入花间派了!”

“加入花间派,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对面惊讶,林曜也感觉到惊奇:“秦雅小姐,我说过加入花间派的话了吗?”

“没有。”

“没有你为什么选择我们花间派?”

“你们给的代言费多啊。”

“你单纯为了代言费加入的花间派?”

“当然了。”

与对面的一番联系,林曜发现双方之间有些误会。

把目光转向秦雅,她倒是传音给林曜解释了一下。

“道馆子弟大都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收钱教授,这是顾客与商家的关系。一部分是作为嫡传弟子培养,前者花钱进入道馆学习,后者则是道馆培养自己的核心弟子。”

“每年的市内比赛都会涌现出一群天才,道馆需要天才弟子坐镇传承,那些天才也有不少家庭并不富裕,也没有高超的老师教导,他们想要继续前进仅凭自己不够,所以需要道馆培养,不少人会就此加入道馆,林先生你更为天才一些,会有道馆争抢。”

“不是代言人吗?”

“是代言人,但也是嫡传弟子的候选,这已经算是一种没有明说的潜规则了,基本上代言一个道馆后很少有人会更换,大多数情况天才们都会在代言的过程中成为此类道馆的真传弟子,然后是嫡传弟子,教练,长老。”

说完这些之后,秦雅目光都有些惊奇的看这里林曜:“你不知道这些潜规则?我当时给你挑选的三个道馆就代表三个势力,天刀势大,天地道馆适合你,花间道馆钱多人脉广,加入这三个道馆,你不仅仅能赚取代言费,对以后发展也很有利。”

“没有关注过,我代言纯粹为了钱。”

“……”

不提惊愕的秦雅,听完她的解释后,林曜已经明白,为何刚才有人理直气壮的指责自己。

花间派大部分人都认为林曜是想要加入他们才选择他们的道馆,所以,他们觉得林曜是他们的下属,也觉得拿嫡传弟子能卡住林曜。

只是,他们错了,林曜从来没有进入过的想法,选择他们纯粹是因为钱多。

与此同时,林曜也猜到了刚才吕阳突然出声的缘由,他认为自己将要加入花间派,威胁到了他的地位,还与他不属于一派,自然会着手打压,只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个误会。

不过,这次猜测就是林曜猜错了,他的威胁没有那么大,吕阳从来没有拿他当成威胁。

严格来说,这次吕阳的出声还与金承有关。

觉得林曜抢走了秦雅关注的金承几人都很厌恶他,只是,跟林曜不同,他们四人是依附于秦雅的,不敢对秦雅提要求的他们,选择暗中阻拦林曜。

金承做的就是其中之一,知道林曜将成为花间派代言人后,他也以为林曜想要加入花间派,为了坏林曜好事,他特意传播了林曜的坏话,说起了他的种种不好。

而林曜选择的道路是以武力压服一切,以天赋让他人让步,因此,他确实有些不顾忌他人,这也应和了金承传播的话语。

在花间派,林曜的名声不是很好,傲慢,膨胀,不顾及他人……说的都是他。

这样不好相处的人进入花间派自然会惹得一些人不满,这其中尤其刺激到了吕阳。

吕阳在花间派的背景很高,爷爷是道馆大长老,自身又天赋出众是花间派当代大弟子,他自认是花间派下一代馆主的候选人,并有一种道馆是自己家的想法。

作为主人,自然不愿意家里进垃圾,而林曜在他看来就是一种性格垃圾的弟子,这样的人进入道馆迟早会惹出麻烦,这是他的想法,所以,林曜的进来本就惹他不喜,这种滤镜之下,无论林曜做什么,都是错的。

同时,因为背景出众,天赋惊人,他自小到大都是于阿谀奉承中长大,在花间道馆中尤其如此。

这种环境下长大,他认为道馆的其他弟子都是为自己打工的,面对其他弟子,他本人一直有种高人一等的态度。

而其他想要加入花间派的小天才,一个是摄于他的背景,一个是他确实是天才,面对他的傲慢全都不敢出声,反而要听从他的吩咐并违心奉城他,这让他的傲慢更甚。

种种情况结合下,他刚才才出言发声。

甚至,因为傲慢,就连刚才的话语,在他看来都不是打压,而是作为主人的他磨砺林曜,给林曜一个改过自新加入花间派大家庭的机会。

“想加入道馆,眼光还不错,但你性格太差了,这会影响到道馆内的气氛……如果愿意服软道歉,代表你还能改造,这样我就勉为其难让你进来,要不然,该滚那里滚那里。”

“花间道馆,不收垃圾。”

……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